看到春节档最佳电影刺杀小说家的低票房我忍不住有话要说

2010年,27岁的双雪涛,在银行柜员的位置上已经枯坐了好几年。他用20多天时间写的小说《翅鬼》获得了台北首届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的首奖,奖金折合人民币有14万左右,他想换种活法。

他尝试过兼职写作,白天是朝九晚五的打工人,黑夜属于他和梦想,但是29岁那年,他还是成了那家银行20年来裸辞的第一人。

第一篇小说可谓横空出世,但是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,双雪涛的创作也曾陷入泥泞,他经历了无数次的退稿,这段经历促成了他几年后的一篇小说《刺杀小说家》(收录在小说集《飞行家》)。

32岁那年,双雪涛为了实现心中梦想,去了文字的朝圣地,在人民大学上了一个写作研究生班后,他正式当了一名大龄北漂。

2016年,33岁的双雪涛遇到了36岁的路阳,一个同样逐梦的失意男人,两年前他的《绣春刀》叫好不叫座,一个孤胆侠客在武侠没落的年代横冲直撞也就卖了9千多万的票房,他最不缺的就是热血和梦想,可唯独缺了点运气。

那是一个下午,华策电影公司的领导攒了一个局,希望路阳可以将双雪涛的《刺杀小说家》搬上大荧幕。

两个人一见如故,他们一起喝了不少次大酒,路阳那一夜曾梦见:喷火的巨龙,屠龙的少年,不可一世的赤发鬼,还有吹着笛子的小橘子……

2021年电影春节档的第七天,《刺杀小说家》的票房勉强过了5亿,为了拍好这部电影殚精竭虑的北京小爷,这个一夜霜雪白头的追梦人路阳,可曾心有不甘?

某日我读到小说《刺杀小说家》里的一段话,潸然泪下。失去一切的男人遇到了他要刺杀的小说家,另一个啃老却义无反顾在文字里挣扎的男人,他动了恻隐之心:不伤失意人,不打高飞鸟。

不以票房论英雄,看过春节档的5部电影后(《侍神令》还没看),我最喜欢的还是《刺杀小说家》。

小说只有两万多字,这对于一部电影是远远不够的,电影需要补充小说的细节,填补小说留白的部分。

早期双雪涛也参与了电影剧本的策划,不过他清醒地知道:给电影创作上的自由是最重要的。

资本家李沐遥控工具人屠灵,让她买凶杀一个小说家路空文,执行任务的杀手叫关宁,一个丢了孩子小橘子后生命只剩找孩子一件事的落魄男人。

第一层的解释,是因为小说家创作的小说里有一个角色叫“赤发鬼”,每当这个角色受伤他在现实中也会生病甚至昏厥,而三天后这个“赤发鬼”会死,所以他要先下手为强让小说家永远消失。

在路空文创作的小说里,也有一个小孩叫小橘子,她没了爸妈,刚好和现实中的关宁相反并互补。

电影中的高潮,关宁接受了现实中小橘子的“死亡”,但是他同时又坚信小橘子一定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,哪怕是幻想的即小说的世界里,他也愿意献上生命去守护她。

电影里普通百姓家最珍贵的物品是字画,这导致很多强盗来抢夺,这个我个人的理解是:文化丢失的年代,失去了文化的子民无异于丧家之犬。

赤发鬼可不敢乱解释,这个只能意会,电影里李沐的公司叫阿拉丁,他用全息投影的手给消费者洗脑的画面不要太明显。

不过,我觉得赤发鬼可以存在多种解释,那些阻止我们获得真相的,那些控制人心的,那些割韭菜的精致利己主义者,总之它一定是站在勇者对面的恶龙。

因为文字有时候是更自由的,但有时也是束缚,我们会用文字的想象力和深度去要求电影,这不一定是一件好事,思想的先入为主会降低观影的感受。

同样也不得不承认,这部电影是有一定观影门槛的,不喜欢的人会说这是什么垃圾玩意儿,他们认为故事混乱,不知道在表达什么。

小说里一定程度上只给了两个世界一个结局,即现实中的杀手化身为小说里红甲武士,他和少年一起斩杀了赤发鬼,可是现实那条线是戛然而止的。

现实本就不是小说能决定的事情,双雪涛想必觉得现实还是留给读者自己去选择,去冒险,去战斗或投降,所以我认可这个结局。

小说描绘了天降红甲武士斩杀赤发鬼的传奇,现实里你需要自己找盔甲,找杀鬼的剑,不是么?


看到春节档最佳电影刺杀小说家的低票房我忍不住有话要说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    A+
发布日期:2021年02月18日  所属分类:娱乐
标签: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