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配乐火了30年一首歌狂赚千万他却办不起一场演唱会

能在人民大会堂举办演出必定不同寻常,不是有钱就可以去的,那许静清何许人也,他怎么就能去呢?

或许听说过许静清的人不多,但若是说出他的作品,估计上到八十岁的老太太,下到三岁的孩童,都听过。

他就是86版《西游记》的作曲者,整部电视剧一百多首曲子,片头片尾、配乐插曲,全是出自他一人之手。

1983年,杨洁正为《西游记》配乐的事情发愁,虽然之前已经有许多人试着给《西游记》配过乐了,可是杨洁听了就是不满意。

这天,杨洁刚进录音室,就听到一段欢快活泼的音乐,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副群猴乱跳的画面,这让杨洁眼前一亮,这不就是她一直要找的音乐么?

连面都没见,仅凭着一首《欢乐的花果山》,杨洁就立马决定了让许镜清来给《西游记》配乐。后来许静清回忆道:导演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,就把我定了下来。

他也是之后才知道,在这之前杨洁已经换了七八位作曲家,其中不乏大师级别的前辈,由此可见杨洁要求之高。

之前曾有人给《西游记》写过一个片头曲,但是被杨洁否决了,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写出一个2分40秒的片头曲出来。

这下可彻底把许静清难住了,连一个可以参考的框架都没有。许静清苦思冥想好几天,可还是毫无头绪。

听着这种带节奏的敲击声,许静清忽然眼前一亮,顿时茅塞顿开,赶紧拿起笔,把刚才脑中的曲子记下来,写完之后,浑身就松懈了下来,躺在床上闭目养神。

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在半梦半醒间,许静清好似听到天空中传来一阵音乐,同时脑海中有个女高音在歌唱,宛如身处云端。

许静清一下就惊醒了,赶紧跑到桌子前顺着刚才的曲子继续写,之后的写作一气呵成,写完以后,许静清心中犹如一块大石终于落地。

前边短促的“啾啾”两声,石猴出世,紧接着几声强有力的“当~当~当当~当当”,又带有坚韧不拔的感觉,好似又看到了孙悟空大战妖魔鬼怪的景象,再加上后边九天玄女似的歌唱,配合仙气缭绕的画面,仿佛天宫的虚幻飘渺就在眼前,把一切连在一起,好一副西游全景图。

可让许静清没想到的是,当他把录好的曲子拿给人试听以后,却遭到了众人的一致反对,《人民日报》为此还连续3天发文批评这首曲子“亵渎中国传统文化”,许镜清差一点就要卷铺盖走人。

结果有专家提出异议,说《西游记》是中国传统名著,应该用古典配乐,电声太洋气了,不行,还要求剧组换人。

最后还是杨洁出面力保许静清,她在给领导的信中说:《西游记》是神话故事,不应该受任何时代、地域的限制,音乐也一样。另外,艺术的事既然由我负责,那就请领导不要干预。

短短几句话,铿锵有力,落地有声,许静清这才得以能继续留在剧组,也有了之后一首又一首的佳作。

《西游记》里边的音乐几乎全部是由闫肃作词,许静清谱曲,只有一首歌除外,那就是《女儿情》。

《女儿情》原本也是由闫肃作词,许静清就是按照闫肃的词谱的曲,整首曲子柔美婉转,让人听了就不自觉得想到那个情意绵绵的场景。但在录制的当天,从来不关心这件事情的杨洁,得知要录《女儿情》时,却一大早就去等着了。

许静清说:“悄悄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,这话不合适吧?女儿国国王一直称呼唐僧是御弟哥哥,应该是“悄悄问哥哥”才对。”

俩人争论了许久,最后杨洁发火了:“什么哥哥妹妹的,一点都不懂女儿家的心思,就圣僧。”

直到多年后,杨洁去世,许静清在和遗体告别的时候才恍然大悟;女儿国国王爱唐僧爱的含蓄,叫法自然也不愿与常人一般庸俗,称呼为圣僧更加显得庄重矜持,也更展示了对唐僧的尊敬,杨洁作为女人,自然更能理解女儿家的心思。

录完了之后,杨洁还把这个歌专门录了个小样,每天揣兜里,逢人就给人炫耀:我这有个歌,可好听了。

到现在为止,这首歌是被翻唱最多的一首,在2017年《歌手》总决赛上,小岳岳和李健就曾翻唱过这首歌,当时场面火爆十足。

在韩寒的电影《后会无期》中,也使用了这首歌,当时韩寒还专门找到许静清,并支付了10万的版权费。

许静清历时3年,用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为《西游记》创作了13首歌曲,上百段音乐,成为几代人的回忆,可是有人不尊重他的劳动成果,肆意篡改。

其实,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这首曲子最开始是准备在孙悟空偷蟠桃的时候用的,但杨洁听了之后,觉得这首歌的旋律很幽默,适合猪八戒出场以及被人戏弄时的场面,于是就用在了猪八戒身上。

得知自己的作品被恶意使用以后,许静清和杨洁曾要求使用过这首彩铃的几十个网站支付版权费,但最终只得到了8000元的版权费,更过分的是其中一家网站只付了2.7元。

肯支付版权费还算好的,但更多的人却好似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,不仅没有支付版权费,连颁奖都没有他的份。

自《西游记》播出后,里边的歌曲曾多次获奖,有作词的,有演唱的,可就是没有作曲的奖。

有一次《敢问路在何方》又获奖了,这首歌在片尾曲原本是由一个女歌手唱的,后来观众反应太柔和了,这才换了蒋大为。

许镜清看着闫肃、蒋大为等人一个个拿奖拿到手软,心里说不出的落寞。别的作曲家都在颁奖现场,怎么自己就没接到通知呢?

电视台内部商量后,又辗转了许久,才补了一个奖杯,许静清就在他单位的传达室里(他有自己的工作),接受了那个奖杯。

许镜清心中有种强烈地欲望,他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的作品,他不是默默无闻的,他是一个作曲家,他的作品在被无数人传唱。

自《西游记》开播后,许静清就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举办一场西游音乐会,加上自己被忽略的现实,更坚定了要开音乐会的念头。

许静清曾跟董卿提起自己的现状,目前为止,他还和老伴居住在一个普通的居民楼里,他只会搞创作,不会拐弯,从来不提钱的人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体会到没钱的无奈。

2012年,许静清把自己的微博名称“作曲许静清”改成了“央视西游记作曲许静清”,并在微博上写到:“我想开一场个人作品音乐会,却不知怎么办?我一生低调,不登大雅,不善交际,无人问津……”

4年后,在近3万名网友的热心帮助下,许镜清终于筹到资金,在人民大会堂,拥有了他的第一场音乐会。

在这中间,许镜清经历多次碰壁、失败、被骗,仍不悔初心,终于在他74岁那一年,圆了梦想。

在音乐会上,电视剧里的角色全部带妆入场,当《云宫迅音》的第一个音符飘荡在空中,台下就沸腾了,此后掌声就没有中断过,一直持续到结束。

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,需经历九九八十一难,它就是要告诉我们,人要想取得真经,获得真意,中间是一定要经历坎坷的。

通过这场音乐会,不仅让人们认识了这些站在幕后的人,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西游配曲的故事,而西游配乐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听觉上的享受,还有精神上的力量。

涂磊曾在节目里说:每次寒暑假,我要是考得不好,我爸的巴掌就会落在我屁股上,可只要西游这个音乐一响起来,我就无所畏惧了。

前段时间网上出了一个新词叫“浅浅体”,说的是文学家贾平凹之女贾浅浅的大作,其作品隔着屏幕都流露出粗鄙恶俗的味道,被人评价:所谓诗就是把标点符号换成了回车键。

这句话放在任何地方都讲得通,没有文化,没有底蕴的作品,和没有营养的快餐有何区别,难不成我们每天要学习的就是这些“屎尿屁”么?

距今,《西游记》开播已经34年,重复播放高达3000余次,位居影视剧榜首,而它之所以能成为不可逾越的经典,不仅仅是因为配乐,还有造型、场景等,但这一切离了许静清的配乐,绝对会逊色不少。

而西游配乐之所以被称为经典,是因为许镜清、阎肃有极强的文化底蕴的支撑,歌词虽然简单,但意境无穷,就如片尾曲那句:“敢问路在何方,路在脚下。”简单的话语中包含了人生的智慧和哲理。

只有经过一遍遍的打磨,才能有好作品,只有经历了时间的洗礼,经典才会流传下来。而《西游记》就是好作品,它的配乐也足以称得上经典。


西游记配乐火了30年一首歌狂赚千万他却办不起一场演唱会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    A+
发布日期:2021年02月18日  所属分类:娱乐
标签: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