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向资而生华谊兄弟王思聪王健林任泉持股黄晓明网易订阅

拼着被“群嘲”的委屈,让老父亲顶着“第一次公权私用”的压力,“华为公主”姚安娜还是挤进了娱乐圈。

资本二代青睐娱乐圈的同时,有更多的明星正在拥抱资本化,向着圈外拓展。随着博纳、稻草熊等影视公司的上市,行业新一轮上市潮已在眼前。

签约头部经纪公司天浩盛世,出道即发单曲、拿下长城汽车代言,姚安娜的起点不可谓不高。

然而,这份特殊的生日礼物并没有给她带来更多惊喜,反而让“小公主”感受到了人生前23年从未受过的委屈,以至于向大众问出“你们为什么都喜欢姐姐,不喜欢我”的魔幻问题。

面对一位相貌并不出众、唱跳在水准线以下、硬照表现力平平,甚至连热爱多年的芭蕾舞呈现水平都毫不惊艳的姑娘,即使她的身后是华为和任正非,也很难爱得起来。再加上“被资本绑架”的心理影响,姚安娜的观众缘变得更加惨烈。

且不说任正非人生第一次“公权私用”,就是为了宝贝女儿抢注商标,来看看姚安娜的第一个代言——长城汽车旗下高端品牌WEY,就能感受到有爸爸宠爱的幸福。

要知道,从2019年签署合作协议开始,长城与华为就频频互动,最近两年更是于合作的“蜜月期”。二者最近的一次合作在2020年12月30日,长城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在智能网联、智能驾驶等技术领域展开合作。华为推出智慧互联解决方案HUAWEI HiCar之后,二者的合作只会更加紧密,此时WEY选择与姚安娜签约,既做了一波集中热度与敏感点的优秀品牌营销,又给足了合作伙伴面子。

几乎与姚安娜出道同时,一向青睐文娱产业的王思聪旗下熊猫互娱破产清仓以3100万成交。王思聪再次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约为7700万。

一个偏好网红、游戏、流量明星,一个热衷电影院线和影视投资,王思聪和王健林父子俩对文娱圈有着相似的兴趣。但不得不说,最近几年,爷俩的运气着实差了一点。万达电影的情况见《》不再多言,当熊猫互娱破产清算、普思投资资产被冻结,王思聪旗下也仅剩一个香蕉娱乐还有些水花。

前不久,王思聪和王健林合伙成立了万达产业投资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,法定代表人及最终受益人为王健林,王思聪为董事,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以自有资金从事投资活动、企业总部管理、财务咨询等。该公司控股股东为大连合兴投资有限公司,由王健林持股98%,王思聪持股2%。

任泉曾表示:“转型投资人让我获得新生”。当年,任泉是内地风头无两的当红小生,出演了多部火爆剧集,但极有商业头脑的他却在事业巅峰期就开始投身商业,做过饭店,又与黄晓明、李冰冰共同创立了Star VC成为投资人,甚至为此放弃了演艺事业。目前,已投出数家上市公司的Star VC已逐步进入收获期,成为明星投身资本成功却也非典型的案例。

2014年底,赵薇及其丈夫黄有龙就以每股1.6港元的价格,耗资30.88亿港元买入约19.3亿股阿里影业股份,持股比例为9.18%,一举成为阿里影业第二大股东。2015年4月29日和30日,赵薇夫妇在3.9港元的相对高位价位分别减持1.92亿股、6400万股,共计套现近10亿港元。在2015年10月5日,赵薇夫妇场外减持7.993亿股阿里影业股份,持股量由8.14%降至4.97%。共套现约12.56亿港元。

但“女版巴菲特”也有失手的时候。赵薇夫妇以6000万自有资金撬动30亿杠杆资金收购市值百亿的万家文化失败后,被证监会禁入证券市场5年。

没有任泉、赵薇这样成熟的投资手段的更多其他明星,则期望借入股影视公司拥抱资本。已近在眼前的新一轮影视企业上市潮,正是明星“上岸”的好时机。

1月15日,稻草熊娱乐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吴奇隆给刘诗诗的“彩礼”转眼价值6亿。招股书显示,目前稻草熊实际控制人和最大股东为刘小枫,持股58.41%;爱奇艺持股19.57%,为第二大股东;演员刘诗诗(原名:刘诗施)和赵丽颖分别持股14.8%、0.79%。

同月25日,上海证监局官网披露,出品2020年爆款剧《三十而已》的柠萌影业接受上市辅导冲刺A股。同日消息,鹿晗所在的风华秋实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,拟在主板IPO。

在此之前,章子怡、张涵予、陈宝国、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扎堆,老板也是知名女星金巧巧的博纳影业也已过会,登陆深交所中小板。招股书显示,与公司业务深度绑定的多名明星股东合计持股1.09%,张涵予、黄晓明分别持股0.31%,章子怡持股0.19%,陈宝国持股0.13%,黄建新、韩寒持股0.06%。

用股权激励绑定明星,高溢价购买明星(艺人、导演)公司集利益绑定、IP变现“多功能合一”,一度被看做华谊兄弟当年资本运作的“妙笔”。也正是这波操作,让冯小刚、张纪中、黄晓明等成功套现过亿。

但投身资本也势必要承担相应风险,明星、导演们首先要应对的,就是“对赌协议”带来的压力。

资本是清醒的,即使是多年合作的老关系,也要和你明算账。从华谊兄弟获利颇丰的冯小刚,2018年又因未完成对赌,支付给华谊兄弟将近7000万元。张国立也曾感慨:“我现在还是打工的,日子非常苦,因为和华谊签了对赌协议。”

另一个知名案例是周星驰和上海新文化的对赌协议。消息称,因对赌协议到期,利润未能达到约定的净利润10.4亿,周星驰不得不抵押市值11亿港元的豪宅以渡难关。

周震南父母身负上亿债务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,黄明昊母亲陈建平被曝“欠债千万有能力偿还却拒不偿还”,虞书欣母亲刘金美因公司欠款收到了限制消费令……近期已有不少当红明星因父母的经济问题陷入争议。

诚然,当具备足够经济实力的时候,资源会向其倾斜,资质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会更加容易被大众看到,进而通过不断地露出吸引粉丝。只是,享受到资本输出的快乐,也势必要承受可能带来的反噬。

当下的受众已经逐步感受到了资本的力量,有越来越多的人拥有足够清醒的思维和判断能力,来筛选对方是否能够承担起一个明星的责任。即使再放低标准,只已单纯的演艺从业者来要求,也必须要有清晰的闪光点,来弥补其他方面的实力不足,只靠“砸钱”,或许会适得其反。

当娱乐圈过度资本化,就会出现越来越多的“选秀现场只看资源不看实力”“中年男女明星带资奖励自己出演玛丽苏剧”“某某公主唱跳俱不佳仍要强做idol”等“人间惨剧”,观众的视听感受被荼毒的同时,影视行业的整体内容质量也会受到影响,进而影响资金回流,形成恶性循环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
娱乐向资而生华谊兄弟王思聪王健林任泉持股黄晓明网易订阅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    A+
发布日期:2021年02月18日  所属分类:娱乐
标签: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