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岛银行大院 走出全国第一个体育博士半岛网

1937年,在上层套院栽种的三棵银杏树已经长大,1938年日本人在中层和下层套院内栽种的樱花树缤纷绚丽。加上院内的园林绿地,松柏花草,成了孩子们的乐园。

父亲上班,警卫室的大门一关,大院成了孩子的天下。滑轱辘鞋、拾沙布袋、弹蛋儿、蹦杏核儿、跳房、跳猴皮筋、跳绳、打噶儿(用木板敲击两头尖儿的木头的一端,然后丈量距离,比赛谁打得远)……说大院是孩子的乐园一点也不为过,“青岛很多游戏都是从这个院里传出去的”。大家还经常组织游戏比赛,以至于大院里还玩出了人才,据老邻居们讲,全国第一个体育博士田麦久就是在大院里出去的。

“当年院子里哪里像现在这么安静,孩子放学回来不是玩手机就是玩电脑。那时候,回家写完作业,有一个吹哨的,小朋友们便呼啦一下子都出来了”,由于父辈们年龄差不多,所以几乎每个年龄层都有十几个小孩,分成一波一波的,每一波都有不同的暗号,暗号一响,大家便立刻聚集起来。有的扒开铁丝网,悄悄潜到后花园的花房里抓土蚱,弄倒花盆踩了盆景,把花匠老葛气得吹胡子瞪眼,见到孩子就撵,以至于小朋友私下里老嘎老嘎地叫他;或者在前院里踢足球,两个门廊刚好是南北两个球门,天然的足球场,只是,飞舞的足球经常把住在襄理楼的徐老太太家窗玻璃打个粉碎,气得老太太用浙江话大骂,到院子里一看,熊孩子们早没了影儿!老太太少不了到家长面前告孩子们的状,结果当然是一顿爆揍。

在正北端的科长楼后面,有一个儿童乐园,那里有秋千、滑梯、跷跷板、沙坑等娱乐设施,很多快乐的记忆来源于此。在包宗岱的记忆里,乐园后来不知被谁家占据盖上了鸡窝,但仍没有抹杀孩子们的天性。有一次,包宗岱和小伙伴们捉迷藏,有一个小朋友就躲在了鸡窝上,在他往下跳的时候,听到“咚”的一生,似乎下面是空的,小伙伴纷纷尝试,发现果然如此。“院里有两个防空洞,都不在此处,这里是科长楼附近,难道是暗道?”包宗岱如此猜测是有原因的,他说,科长楼里住着6位科长,每位科长都有银行金库门的密码和钥匙,密码是什么青岛分行的领导都不知道,只有上海总行知道。六个人都掌握不同的密码,彼此也不知道是多少,只有六个人凑在一起,用钥匙和各自的密码才能打开金库的层层机关,“是不是为了防止有人抢劫,设置了暗道,只要一个人逃跑成功,金库大门便打不开?”

孩子们的乐趣还发展到了院外,山上去盗宝,海里去游泳,上山下海玩得不亦乐乎。让他们印象深刻的,还有东方饭店门口的杂技演出,“几乎每天都有,练杂耍的、跑马戏的、走钢丝的,非常热闹”。于传祐记得,一次父亲下班后想吃锅饼,叫她去买,结果路过演出场时,正好看到一个人表演吞钩子,“我当时看傻了,忘了买锅饼的事,直到哥哥来叫我,我才想起来,回去差点挨揍”。


青岛银行大院 走出全国第一个体育博士半岛网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    A+
发布日期:2021年02月17日  所属分类:体育
标签: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